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源陨之巅_ 第二卷 三秘族,一圣国 第一百七十七章 如初

时间:2021-07-05 18: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大寸子小说源陨之巅 第二卷 三秘族,一圣国 第一百七十七章 如初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么不经打?”铁洛讥讽一声。

    血祭乃为八品子夙,而对面的子夙仅仅为三四品,根本就是实力悬殊的战斗。

    这个时候,杜斯的一双机械拳已经到了他的眼前,他将斧柄上举,抵开了杜斯的攻击。

    他趁杜斯处于缓冲的时候,手中紧握斧柄一转,斧刃径直回砍了过去。

    杜斯见状,双手的机械拳交叉合拢,与暗金重斧激烈的碰撞了一下,发出震耳的响声。

    颤震之余,两者都受到了不少的反劲,纷纷后退了几步。

    杜斯觉得困惑,“你不过才刚入天阶,怎么可能有如此能耐?”

    一个刚入天阶的夙师怎么可能有跟他对抗的资本?

    他可是名副其实的血阶夙师啊!

    修为相差一个大阶,实力却平分秋色,不禁让他感到沉郁不解。

    铁洛缓了缓劲,笑谑一声,问:“听说过奢星学院吗?见过八品子夙吗?”

    闻声,杜斯一脸困郁的表情。

    奢星学院和八品子夙,对他很是陌生,但做为一名夙师,他多多少少还是有所听闻。

    极具传奇性的两大名词,他断然想不到,跟前的那位少年跟两大名词有挂钩。

    铁洛嘲笑一声,道:“没关系,反正都与你无关。”

    言语一毕,他们二人铁器相交,激烈地交锋了起来,两者的境界上相差一个大阶,但动起真格来,铁洛的战力甚至要超过杜斯几分。

    并不仅仅是因为血祭品阶的原因,更重要的还是他对攻课、防课以及理论课的知识有着深刻理解和应用。

    奢星学院好歹是整个奢星界的第一学府,教室简陋,教师寥寥,可论起教育的资源,绝对是位居榜首。

    平日里的铁洛可能对学习并不上心,可他的各科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单单从这方面看的话,他就是一名合格的奢星学子。

    杜斯的机械拳坚硬,是因为他将大部分的夙力输入进了机械拳套上。

    铁洛早已看清,表面上是跟杜斯硬碰硬,实际上在引导他犯错。

    一旦杜斯松懈下来,就是他的机会。

    这就是陌散讲的“欲情故纵”的攻击理论。

    明面上,铁洛始终如一的进攻,实际上他是出于防守的位置。

    从夙力的储量上来看,他是不如杜斯的,故他的夙力大部分用来平衡自己体能的稳定,目的仅仅是压住杜斯的爆发性攻击,最大程度上避免自己的损伤。

    这就是云佑所讲的“先制为防”的理论。

    杜斯自认为不敌铁洛,已经彻底的将主动性让给了铁洛。

    至于铁洛将时机把握得恰当好处,联同血祭一同对杜斯进攻。

    幽冥猩无论是攻防性,还是灵敏程度,都远远落后于血祭,因此铁洛的战场上胜负已经注定了。

    夏苏星的一边就说不准了,他仅凭着一己之力牵制着五位天阶夙师和五只四品子夙,正处于明显的劣势。

    面对接连而至的攻击,他也只得避闪,时不时也会用焚光血镰抵挡,可他的体能有限,避退倒是成了他最佳的选择。

    “天启夙技,鳄尾刺!”

    “天启夙技,狼眸!”

    “天启夙技,化虎!”

    “天启夙技,蛇吻!”

    “天启夙技,芒刺!”

    五位夙师在同一时间催动了天启夙技。

    橙子鳄、三眼狼、虎须猫、青潮蛇、巨人蝎从各个方向冲涌而至,一时间,夏苏星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龙魂息!”夏苏星吼道。

    紧要关头,迫于无奈的情况,他只能使出了龙魂息。

    只见一条白色龙息从他的识海中游出,仰天发出一声龙吼,龙吼声响彻云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们死了。”铁洛略显怜惜地道。

    龙魂息虚无模糊,俯身下行,在它蛮横的冲撞而下,随着一声剧烈的声响,整个地域灰尘扬起,依稀还弥散着血的气味。

    夏苏星从迷尘中走了出来,猩红的眼眸流溢着血息。

    他朝着杜斯缓步走去,杜斯冷汗直冒,慌忙后缩。

    但他的镰刃已经抵着了杜斯的脖子,如同恶魔般的眼神散发着猩血的味道。

    “带我们去找素行立。”夏苏星冷厉道。

    附近的士兵纷纷让道,他们可不敢招惹夏苏星,况且杜斯元帅还在夏苏星的手上,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在杜斯的带路下,他们到了昏黑的地下巷道里。

    巷道是由灰砖构成的,巷道的边上有着几盏快燃尽了的烛灯,这个巷道很窄,让人感觉像是进了墓地的道。

    “这是什么地方?”

    铁洛打望着周围,血祭落于他的右肩上。

    “我们不久前才建造的地殿。”

    杜斯不敢多言,默然在前方带着路,直至一扇红漆的殿门浮现于眼前,他们才停了下来。

    “我去开门。”

    杜斯言了一句,得到夏苏星的允许,往前挪动了几个小步,机械手将殿门用力推开。

    “咣——”

    红漆殿门款款敞开,相对于暗道,里面更为漆黑。

    地殿的里面站立着一名少年,由于里面的烛光太暗,看不清那少年的长相。

    在少年的脚边瘫倒了一位男子,脖子口的血液还在向外流淌,汇成了一滩浅浅的血泊。

    “听他说,杜斯和马常会来杀了我,来了吗?”那少年转身面向他们,微微一笑。

    杜斯恐慌不已,他能清楚地看见瘫倒在地正是素行立。

    他立即下跪,畏惧的神色溢于言表,连忙道:“爷,万万不敢!万万不敢!”

    少年走到他的跟前,问:“你应该就是杜斯吧?马常呢?”

    “马常已经死了。”杜斯恭敬回之,不敢抬头。

    少年俯下头,戏谑道:“他死了没关系,你可以活下去。”

    他指着夏苏星,狞笑道:“只要你杀了他,我就饶了你的性命。”

    杜斯心怀恐惧地望了一眼夏苏星,夏苏星漠然的将镰刃移到了杜斯的颈脖位置,微微划了一刀,血液染红了杜斯的衣衫,应声倒了下去。

    少年饶有兴致地看着夏苏星,“夏苏星,不愧是这一届星巅组的老大,动手杀个血阶夙师都不带考虑的。”

    “你是谁?”夏苏星冷漠一问。

    “金小狄.. ..”

    铁洛见过他一面,是在星辰都的“星辰宝宝贝”的拍卖会上。

    “这位理应就是铁洛吧,听闻是六岁就成为了夙师。”金小狄的神情从容,又道:“你肩上的小精灵应该就是血祭了,不愧是八品子夙,气质跟那些凡物完全不一样,据说血祭是由你父母的血液形成的,这个传闻倒是新鲜。”

    铁洛讥笑一声,“怎么?八品子夙,你是羡慕吗?”

    金小狄微转过身,“谈不上,我只是对你们二人比较感兴趣而已。”

    “我对男的可不感兴趣。”铁洛嘴上从不服输。

    金小狄无缘无故地出现,其中必定有蹊跷,只是他不肯言谈。

    夏苏星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金小狄不耐烦地道:“都说了,我对你们二人感兴趣而已,至于我来这里的目的,暂且想到了一个,就是帮你们杀了最主要的人物,我特意花大价钱搞了些情报,搞了些叛徒,这不,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你们用暴力解决的问题。”

    “洛子,我们走吧。”

    夏苏星转身准备离开,他不知道金小狄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无论如何,他是不会知道的,至少目前是如此。

    “后会有期。”金小狄保持着微笑。

    铁洛瞥了他一眼,“富二代要有富二代的样子,你这样成何体统。”

    金小狄衣装朴素,跟一个普通青年的穿着没什么两样,甚至还赶不上,言谈举措丝毫不存在严谨之色。

    离开了地殿,仿佛一切事物都淡化了。

    .. .. ..

    大致过了一个星期,云仰国已然回归了最初的模样。

    街道上有了熙熙攘攘的人们,他们在大街上闲逛着,孩子们相互追逐着,天蓝云白,绿柳成荫,溪水潺潺,似乎世界上本就应该如此美好。

    紫留趁着雷诺国、紫霞国、古天国已经失去了稳固的政权,已经派了部分夙师占领了三国的主城。

    按照他的计划,应该不出半年,雷国诺、紫霞国和古天国就将成为云仰国的疆域。

    先前关押进来的无辜百姓都得到了国库的补助,进而消弭了百姓的怨言,此外,紫留颁布了一些鼓励城中商务发展的政策,正刺激着商业的欣欣向荣。

    赵天佑辞去了总督的职务,带着祝晓阳回到了白菜村,重新过上了普通樵夫的日子。

    对于赵天佑来说,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夏苏星和铁洛享受假期之余的生活,时不时的修炼,时不时的游玩山水,时不时的感悟人生。

    “铁洛哥哥,我可以和血祭玩吗?”

    血祭似乎在任何地方都是独宠,祝晓阳和祝晓雪几乎一寻到机会就让铁洛交出血祭。

    铁洛可以拒绝晓阳式的撒娇玩泼,可就是耐不住晓雪式的撒娇。

    祝晓雪生得乖巧,声音清甜,水灵灵的双眸楚楚可怜地望向他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认输了。

    至于光灵,似乎已经被祝晓雪和祝晓阳彻底给遗忘了,弄得它整日郁郁寡欢,沉郁顿挫。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