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唐骑_ 第一七三章 落水狗

时间:2021-05-13 14: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阿菩小说唐骑 第一七三章 落水狗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耶律吼陡然战死,霎时间让契丹全军大受打击,就连皮室军也士气陡降,至于其它附属诸部更是望风均有逃溃之心。

    耶律朔古啊的叫了一声,耶律吼是其父托付给耶律朔古的,这时竟然折损在战场上,耶律朔古也不禁心头一痛。

    若换了别的军队,这时候只怕就被天策唐军趁乱击溃了,但皮室军不愧是天下劲旅,当此情境,耶律吼的副将急急接掌了指挥权,顶住了杨信折从适的压力,一路且战且退,耶律朔古失了先锋大将,知道今日之战已无胜理,下令撤退。

    杨信与折从适追出二十余里,才听郭威的号令收兵。杨、折回来后,郭威即下令回乌兰堡。

    杨信道:“这么快回去?为什么不再追一追?”

    这时旁边没有闲杂人等,郭威道:“我军外强中干,为了今日的场面我已出尽浑身解数,纸老虎在外游荡久了,容易露出破绽。”

    杨折两人是郭威的左膀右臂,郭威的种种安排他们自然清楚,杨信道:“正因为我军外强中干,所以才不能后退啊,不然会给耶律朔古窥破破绽!”

    郭威道:“不要紧,现在就算耶律朔古想明白,他也已经无力回天了。我也不求到现在还能瞒过第一流的智者,但有此一战,足以令敌军将士在冬天之前都不敢西望赤缎血矛,让后方士气大振,让中原知我非懦,让诸族向我倾斜,也就够了!”

    张迈笑道:“郭威说的对,这一次东征军事上是次要的,政治作用和宣传作用才是首要的,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冒险了。接下来就看张希崇和李彝殷的了,咱们的力气,留待明年吧。”

    耶律朔古则又后退了二十余里,郭威这才安营扎寨,一边派人前往灵州城、夏州城报捷。

    这一仗是契丹进入套南以来最大的挫折,其本部损失兵力并不算多,就算是附属诸部直接在战场战死者数量也不大,就战争规模来说,这也不算一场很大的战斗,但影响却非同小可,因此战在不知不觉间做实了一件事:即坊间所谓“吴楚不能遇中原,中原不能遇契丹,契丹不能遇天策”!

    张迈未回来时,契丹人在套南纵横无敌,张迈一来,契丹旋即败绩!再加上有之前轮台之战打底,马上让天下人对契丹军的战力评价压低了一层,将之彻底地排在天策军之后了。

    这种战力公论未必就是事实,但冷兵器时代两军交战,战力公论却极其重要,尤其是实力相近的两支军队,一旦其中一方受公论影响而产生畏惧感,另外一方受公论影响产生必胜预感,则一旦交战,“虚论”也会变成实力,舆论排行会成为真正的实力排行!

    耶律朔古安下营寨之后收拾兵马,发现竟然只剩下两万二千多人,原来除了阵亡之外,其余损失的兵马有一小半是趁乱逃走,更有一大半是趁机投降了天策军,耶律屋质心中狂恨,对耶律朔古道:“张迈为人素来得理不饶人!这次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居然没将我们赶尽杀绝,肯定是他们内部空虚所致。我看那陌刀战斧阵多半都是假的,他们能打硬仗的,或许就只是杨信折从适的那三千人……”

    “够了!”耶律朔古沉着脸喝断了耶律屋质。作为一名宿将,他虽然理论水平差,表达能力差,但内心深处却还是很明白“能谋”与“能断”的区别。

    大战之前,能谋者多,无论是什么样的观点都能说的头头是道,但大战之中,能断者少!因判断用哪一种谋略以及对此谋略的执着程度,常常要受到战场形势的影响。耶律屋质非是不能谋,在战前他的种种推断耶律朔古也都赞同,但真的到了战场之上,耶律屋质却全然被张迈压住,随着天策唐军的出手他不住地动摇,以至于非但无助耶律朔古坚持其死战的信心,反而干扰到了耶律朔古。

    等到大战之后,耶律屋质一回想战时种种,又重拾战前论调却又于事何补?更何况这时候若承认了耶律屋质所谋正确,那无疑是承认自己以一支强军而被张迈一支“虚兵”打败,这是耶律朔古内心深处所难以结束的!

    耶律朔古抚摸着部下从战乱中抢回来的耶律吼的尸首,垂泪道:“准备退兵吧。回敕勒川。”

    耶律屋质大吃一惊,但很快想到了什么,沉默不语了。耶律朔古道:“若是别人去,恐怕李胡不肯奉命,还是你亲自走一趟吧。”忽然拍着耶律吼的尸身叫道:“可恨!可恨!可恨李胡,他若来会师,那张迈就算怎么虚张声势也无用了!”

    耶律屋质默然带着耶律朔古的命令传到了夏州城外,耶律李胡拿到后几乎是咆哮着道:“耶律朔古搞什么鬼!竟然一接战就被张迈打败,他手下的兵将都是纸糊的吗!”

    耶律屋质作为此战参军,战争败得如此难看他难辞其咎,在耶律李胡面前几乎抬不起头来,但还是勉力道:“副元帅,猛虎坡之败,详稳能下这道命令,实际上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耶律李胡冷笑道:“什么决心?”

    耶律屋质道:“猛虎坡一战之前,我们虽然也怀疑过张迈兵力不足,但此战之后,不管张迈此番有多少兵力,天策军都势必士气大振,套南各势力也都将向他倾斜,就算他现在只剩下三千可战之兵,以这样的士气谨守乌兰堡也绝无问题了。反而是我们,却要提防着被张希崇袭我之后,堤防党项人奇袭骚扰。再加上冬天已近,天时不利于我,因此详稳这才当机立断,决定退兵。”

    韩德枢也道:“副元帅,此战天策既捷,灵州方面会士气重振,夏州方面会积极出战以向张迈献媚。甚至关中诸藩镇也会来趁火打劫!天时地利人和,都不站在我们这一边了,还请赶紧退兵为妙!”

    耶律李胡冷笑道:“够了够了,你们害怕张迈,我不怕。就算耶律朔古全军覆没,我有三万大军在手,也足以对付张迈,至于区区党项人,理他作甚!”

    韩德枢再三进言,耶律李胡只是不听。耶律屋质却不再言语,等到军帐会议散了之后,他才独个儿来到耶律李胡帐内,韩德枢是汉臣,未得传召一般不敢进他的私帐,耶律屋质却是自家人,穿门入帐没什么忌讳。

    耶律李胡正抓着一个女俘在玩弄,见到耶律屋质眉头一皱,将那女俘一推,那女俘赶紧逃走了,耶律屋质这才上前道:“此时回敕勒川,坏的只是耶律朔古一人,却于王爷大大有利!”

    “嗯?”耶律李胡来了点精神,耶律屋质又道:“此次进兵以来,王爷有功无过,就算撤退也是局势所累。但耶律朔古却要承担全责。一回到敕勒川,他就算不被赐死至少也要就地免职,那时候西征全军,就都属王爷了。”

    耶律李胡对耶律屋质的神色登时好了起来,随即笑道:“敌辇,你向来不是我的人,怎么却来帮我考虑?”

    耶律屋质道:“我不是帮王爷考虑,是帮契丹考虑。但在此局势之下,要帮契丹考虑,就得帮王爷考虑,不是么?”

    耶律李胡哈哈大笑,道:“好吧,算你说的有理,你就且在我军中住下,寻几天乐子,等哪天天气好了,咱们就拔营北归。”

    耶律屋质急道:“为什么还要等?猛虎坡之战的消息一传开,党项人随时都可能来偷袭的。”

    耶律李胡道:“不用说了,我已有决定!区区党项不足为患,再说猛虎坡的消息才传来我就撤退,让人听了非以为我害怕张迈不可。”

    耶律屋质又劝,耶律李胡怒道:“你再啰嗦,我就打下夏州城给你看看!”

    耶律屋质无奈,只好退出。

    这时消息已经传到了灵州、夏州,灵州城内张希崇一接到战报,仰天长叹,叫道:“从陵!你有如此贤弟,可以瞑目了!”

    杨泽中道:“天策兵将,果然无敌!”

    张希崇却摇头道:“不是天策兵将无敌,是张龙骧威名过大,将契丹人都压得心虚了。”

    杨泽中不解,张希崇道:“此战之后,我更可判定乌兰堡方面是外强中干。”

    杨泽中讶异道:“这是为何?”

    张希崇道:“看张龙骧过往的作风,若他真有三万精兵,打败耶律朔古之后不会停下,肯定要继续东推,非顺势将耶律李胡也灭了不可!但他现在不进反退,这等稳妥作风换了是我没关系,换是是他却大不寻常,多半是怕露了破绽。”

    杨泽中道:“那现在怎么办?令公既能看破,只怕契丹人里头未必没人看不破。”

    “不打紧了。”张希崇道:“契丹中纵然有高人因此起疑,普通士兵也再没有足够的士气再次向西了。”

    杨泽中道:“那我们要如何呼应张元帅?”

    张希崇道:“你先将猛虎坡大捷的消息传出去,振奋全城士气,组织百姓好好守城,我点齐全城兵马,今晚出发!”

    杨泽中道:“点齐全城兵马?只靠百姓如何守得住灵州?契丹来犯如何是好?”

    “契丹不会来犯了。”张希崇道:“从陵的仇虽然有他族中兄弟报了,我却还要为自己一雪此辱!要让天下人知道,我朔方军非不能战也!”

    夏州城内这时也收到了消息。

    李庄恒等党项族老急忙来道:“将军,咱们得赶紧出兵了!自契丹南犯以来,我们一直退守城中保存实力。如今猛虎坡大捷,若我们再不出战,就要被天可汗怀疑我们包藏二心了。”

    其它族老也都道:“儿郎们听说天可汗打败了契丹,也纷纷请战!将军,机不可失,消解天可汗对我党项的疑心并建立功业,就在今天了!”

    李彝殷点头道:“我也早有出城之意,让儿郎们好好准备,随时出发。”

    众族老大喜,领命去了,李彝秀叹道:“没想到天策军还藏有这样一支大军!还好我们之前没有被契丹蛊惑,否则就要押错宝了。”

    李彝殷却冷笑道:“大军?哼,张元帅没什么大军!现在乌兰堡只是外强中干罢了。”

    李彝秀愕然道:“外强中干?若是外强中干,怎么还能打败契丹的精锐?”

    李彝殷却没有解释,向西许久,终于叹道:“是啊,他以外强中干之军,居然还能打败契丹精锐……如今就连我党项族人也都认为必须出战……群情如此……形势如此,我也不能不从了。唉,看来张迈真是天命所归了。”

    相似的揣测,相同的推论,各人却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耶律李胡故意好整以暇,不料彰武节度使、保大节度使,以及丹州、绥州四路兵马,听说契丹兵败,马上就都响应郭汾几个月前的号召,“决心驱逐契丹、以保国土”了!

    眼看汉人有四合之势,耶律朔古已经后撤,天气又越来越冷,耶律李胡心虚,不敢再留,当即下令退兵。

    自始至终党项人都未出城一战,耶律李胡对耶律屋质笑道:“你看!党项小儿,哪里敢来惹我?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他们能奈我何!”

    不想走出二十余里,忽然四下杀声大作,这一带乃是党项人的地头,山路、林路、沙漠路无不熟悉,这时猛地杀来,登时将契丹人杀慌了手脚,李胡虽然有三万大军,李彝殷手下也有两万强悍士卒,这时以打落水狗的心态来一场偷袭,契丹军虽然厉害却也吃了一个大亏。李彝秀战场冲杀,几乎摘了耶律李胡的头颅!

    幸有腹心部死命拼杀,这才将他救出,大军逃出四十余里后清点人数,这一战竟然折损了五千余人,竟是南征以来未有之大败!

    更有甚者,所有俘虏与辎重尽被夺去,契丹这次南征破了府州麟州,横扫漠南,杀人无数,俘虏也有二三万,此外更劫持了不知多少财物,这些辎重一次性全被李彝殷抢了去。就连参军韩德枢也被俘虏了。

    耶律李胡被杀得胆战心惊,竟尔不敢回顾,匆匆北归,正要渡河,上游有一支兵马沿河冲杀过来,却是张希崇埋伏在此!张希崇兵力虽只一万人,但以奇袭而占上风,竟然又将耶律李胡杀得大败,又折了四五千人,又逃散了不知多少,随军牛羊一朝尽失,只剩下裸兵二万人逃回了河北。张希崇又沿着黄河东进,收复了府州、麟州。

    他与耶律朔古在敕勒川会合之时,双方兵力一加凑合,竟然只剩下四五万人,耶律德光闻讯大怒,立即派人免了耶律朔古、耶律李胡的兵权,让耶律屋质暂摄兵权,而将耶律朔古、耶律李胡下了囚车,押解到他身边问罪。述律平对此亦不敢开口。

    耶律德光本人则驾临河东,准备迎战张迈。

    张迈听到消息后笑道:“这次我虽然占了个大便宜,却也帮了耶律德光一个大忙了。算算还是他占的便宜多。”

    杨信道:“兵败军丧,还占便宜?”

    张迈道:“内部矛盾比外部矛盾更难解决。丢了那几万人并非契丹腹心,虽然吃了一个败仗,也还抵消不了耶律德光在中原所取得的大胜。但能因此解决掉耶律李胡,这笔买卖算起来耶律德光还是赚了。”

    杨信笑道:“他是有赚有赔,但元帅你却是稳赚不赔。”

    张迈哈哈大笑,他坐镇乌兰堡,足不出堡一步,前方的捷报却随雪花一起飘来,他将捷报一封封地发往后方,凉州方面闻讯欢呼雷动,民心更加坚定。

    李彝殷命李彝秀带着俘虏,正式向张迈投诚,杨泽中也来信表明愿意归附。自称黄河一套尽属天策,就连关中的一些藩镇听到消息也加紧了与曹元忠暗中来往。

    马小春自得他姐夫提点之后变得十分乖巧,很少插嘴军政大事,这时却忍不住叫道:“元帅,咱们统军南下吧!这里六万人,加上朔方军、定难军,再加上兰州的兵马,三路进驻关中去!”

    张迈见他忽然会插口军政大事十分奇怪,而且所说的话又是这等荒谬,因马小春已经很久没这么放肆了,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道:“你胡说什么啊。进关中?”

    “是啊,进关中!”马小春激动万分地说。

    “现在进关中干什么?”张迈愕然道。杨信和折从适也感到奇怪。

    “关中……关中有长安啊!”马小春叫道:“进了长安,那……那咱们就是大唐了!不是天策大唐,是大唐了,大唐!大唐!”

    张迈恍然大悟!这才晓得马小春激动的原因。

    天策军自安西起家,以大唐遗民而横扫万里,岭西旧部对于大唐有一种类似乎宗教的感情,而长安对于大唐的意义那更是不待言而喻!若此刻有石拔、奚胜等人在此,一定能比杨信更能体会马小春的心情!

    长安对于岭西旧部来说,那不止是一个战略要点那么简单,那是一个圣地般的存在!张迈取得再怎么样的大胜,岭西旧部听了最多也就欢欣鼓舞而已,但如果听说赤缎血矛插上了长安城头,那别说是小石头、大石头,就算是郭洛、杨易,甚至是杨定国,只怕都要痛哭流涕!

    张迈的眼睛忍不住也湿润了起来,不再怪罪马小春,却望向东南的方向喃喃道:“是啊……长安……长安!”

    曾几何时,长安对他们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而现在……却仿佛已在掌心!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