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希灵帝国_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原体

时间:2021-01-18 12: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远瞳小说希灵帝国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原体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ff37;.ff35;ff18;xff33;.ff23;om 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原体——刚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因为我完全没听懂这是啥意思,而根据经验,从塔维尔这帮科学家口中听到而且自己完全听不懂的东西一向都很厉害——顺便我感觉他们说的每一件事情都很厉害。

    “原体是什么东西?”我忍不住向珊多拉询问,现在我们正在前往研究中心的路上,随行的还是林雪和奥蕾莉亚:从凯鲁达克回来之后我们就一直留在影子城没回去。

    珊多拉想了想,似乎在考虑该怎么给我解释这种一听就知道需要一大堆北京铺垫的名词,然后她指了指自己:“阿俊,你知道希灵使徒的生命形态么?”

    “哦,半能量构装体么,”我点点头,“非定型生命,身体基础单元好像是介于物质和实体之间的状态,可以根据需要进行个体‘定制’,因而拥有极强进化能力和强化能力的生命形态,好像就是因为这样,希灵使徒里面才会同时出现实体生命和能量体生命,而且两种截然相反的生命形态都属于同一个种族……”我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扯远了点,希灵使徒的生命形态一开始就让我大为惊奇,所以当年也专门研究了老长时间,比如给潘多拉做做身体检查……额,聊聊天什么的,所以在这方面的知识,自己可是罕见的了解颇深。

    “没错,非定型生命,针对战场和进化需要。而能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定制’,”珊多拉点点头,“你也知道,希灵使徒存在许多支族,每个支族之间的区别巨大到近乎成了两个独立物种的程度,就好像装甲蝎和渡鸦,阿赖耶和潘多拉,常理上她们几乎是独立种族,生命形态没有一点类似的地方,但事实上。所有支族却都是一个种族……”

    珊多拉说着,突然陷入了沉默,几秒钟后才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说道:“阿俊,你觉得这样的生命形态可能是自然进化出来的产物么?”

    “什么意思?”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希灵使徒是被制造出来的,我记着很久以前和你提到过,”珊多拉呼了口气,“为了战胜敌人,一个更加古老的种族制造……或者说改造出了希灵使徒。正是因此,我们才获得了强大起来的基础。我们现如今的生命基础是在一个古老的定制机制上进化出来的。这个机制让希灵使徒的生命形态可以近乎无限制地适应环境,只要存在一点点可能性,我们就总能改造自己,好足以面对自己可能遇上的任何一种挑战。希灵使徒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为了战胜敌人和环境而有过无数次全族级别的‘晋升’,我们通过把自己完全变成另外一种生命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才诞生出了你现在看到的那些种类繁多的支族:装甲蝎,渡鸦。人工天使,战争机器,塑能师……这些因生命形态与众不同而独立出来的支族全都是当初为了应付某一种强敌,而主动进化出来的,曾经有人称希灵使徒为战争病毒,其实这一点都没错,我们的进化和自我改造能力比病毒只强不弱。事实上哪怕是现在。新帝国建立之后的今天,希灵使徒仍然在进行这种全族性质的进化——成为第三神族的晋升过程,本质上也不过是更大规模的晋升而已。这种晋升已经伴随我们许多亿年了。”

    “呐,你到底想说的是……啥?”林雪看着珊多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想说的是,现如今的希灵使徒已经更新换代过无数次了,支族数量也是在无数次更新换代的过程中才增长起来的,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希灵使徒刚刚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其实生命形态是单一的:那时候,我们只有一种使徒……”

    “原体!”这一瞬间,我猛然理解了从塔维尔口中听到的那个名词,而这时候,众人也已经来到了研究所的门前,塔维尔的本体正领着她的高级助手们亲自等候在门前,她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快步迎向我和珊多拉:“陛下,是原体,可以确定了,样本体内存储着一个初始序列号,他全身上下都没有过晋升的迹象!”

    “很好,现在就带我们过去。”珊多拉点点头,然后示意我们跟上。尽管在刚才的几秒钟内我就憋了一肚子的问题,但现在好像不是提问的时候,于是只能拉上林大小姐,跟着塔维尔一起来到了他们分析遗体的地方。

    这是一间小型的综合研究室,用于对较小型的样本进行精确分析,研究室中央的长平台上固定着我们从安卡赫5号上找到的古老遗体,那名战士身上穿戴的动力装甲已经被小心地拆卸下来,放在房间角落的另外一个平台上,正在接受自动设备的扫描,而除去装甲的战士则毫无生气地躺在众人面前的平台上,带有介于金属和塑料之间质感的皮肤上,到处游走着星星点点的亮光。

    当看到这个战士的全身之后,他那种接近战争傀儡,或者普通机器人的特征就更明显了,他的关节处无一例外存在着明显的接口,接口中能看到蓝色的镶嵌物:现在我知道,那是原始的幽能适应模块,用于让机体可以直接使用幽能,而现在的希灵使徒体内,这种适应模块已经进化到他们的基础身体单元中,甚至高级使徒不需要这种模块都可以直接使用幽能。

    以上这些知识都是在塔维尔对我们介绍她的发现时所讲解的,一边听着塔维尔的介绍,我一边打量着被称作“原体”的这个古老希灵使徒,与此同时,大量令人困惑不已的疑点也在自己脑海中盘旋不去,并且越来越无法抑制。

    “原体。就是第一代的希灵使徒,对吧?”

    我看着塔维尔问道,后者想了想:“不太准确,因为从零开始创造一个种族并不是瞬间就能全部完工的,当初制造出希灵使徒的那个古老种族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最初的希灵使徒是在一段相对漫长的时间中,一批一批被制造出来的,故此,‘第一代希灵使徒’只是个笼统的说法。原体指的是最初某一历史时期内所诞生的希灵使徒,他们没有经过进化。而是完全被太古创造者设计出来,原体保留了最初诞生时的所有特征,同时也保留着所有的缺陷,就像您看到的这样,这位战士甚至近似于一个战争傀儡,其实他体内的很多组件都不是很适合实际情况,或者是设计上远远没有达到能发挥最佳效果的程度,理论上是这样。”

    塔维尔一番解释,我明白了原体的特点。但丝毫没有减弱内心的困惑:“那梅洛瓦人为什么要染指一个原体?”

    “意义不明,”珊多拉轻声说道。“原体对希灵使徒而言有特殊的意义,但他们毕竟是古老的设计,以实用眼光看,即使最强大的原体的力量也不如现在一个普通大兵,而且原体本身包含的技术……应该也不会让梅洛瓦人产生太大兴趣,他们跟随帝国多年,其自身手头有的是更高科技的东西。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竟然还会有原体存在,并且会漂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

    “说起这个我想起来了。”我一拍脑袋,想起自己之前就有个疑问没来得及问,“珊多拉,原体对希灵使徒应该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吧,就好像祖先一样,但……在安卡赫5号上的时候你第一眼看见原体,怎么就没认出来呢?”

    我现在还记着珊多拉最初看见那具棺材。以及棺材里面的遗骸之后的表情,压根就是单纯的惊讶和不解,当时在场的希灵使徒有很多,却没有一个人认出了原体的身份。这名战士还是在被送到研究所之后才被验明正身的,这委实让人有点不解。

    “我知道你肯定会问这个,”珊多拉淡淡地笑着看了我一眼,“因为关于原体的资料……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对我们而言就近乎一个传说了。”

    我:“啊?”

    “即使是希灵这样强大的文明,也是磕磕碰碰走过来的,”奥蕾莉亚在旁边说道,“在最初的岁月里,我们也有过流离失所,家园毁灭,举族流亡,甚至据说最困难的时候连一颗可以安身的星球都没有,资料传承也因此支离破碎,关于原体的记载……就是在那种情况下逐渐中断的。”

    我和林雪目瞪口呆,以完全出神的状态听着奥蕾莉亚的讲述:对方所说的是一个我们从未想过的时代,一个希灵使徒还未走上巅峰,甚至在虚空中远远称不上强大的时代,在日后与众神比肩,被称作第三神明的希灵使徒,也曾经有过的挣扎求生,奋勇抗争的时代。

    这并不难想象,其实应该说是在意料之中:作为一个从凡人阶段一路发展起来的文明,即便巅峰时期如何强大,在最初的时候也必然不可能和神族那帮富二代一样生来就强横的没边,只是尽管知道这点,我却从来没有真的了解过帝国的这段历史,所以乍听之下感觉充满了不真实感——大概就好像你突然知道比尔盖茨当年也给人刷过碗,奥妮克希亚当年也是个蛋时的感觉吧,虽然没什么不对劲的,但这丝毫挡不住心理冲击好么?

    “关于最初诞生时期的历史大多已经不可考证,包括创造我们的那个古老种族究竟来自何处,他们在之前遭遇了什么才决定创造希灵使徒这种超级生命,以及我们最初的故乡命运如何,这些事情现在都只有及其零星的记载,就存放在这里——”珊多拉指着自己的额头,“基础记忆库中。我们只知道那个古老种族在创造了‘使徒’这种生命之后就全部消亡了,他们把自己的所有文化和知识都输入使徒们的数据库中,等于把整个文明交给了自己的创造物,然后消失在虚空中。他们的文明和消亡前的使命在自己的创造物身上延续,因此我们自称为使徒。而不是‘希灵人’,尽管很多不明内情的人经常把两者叫混,在有些场合也会有人把希灵使徒直接简称做希灵人,但我们自己从不这样说。希灵人已经灭绝了,而我们是希灵使徒……”

    “创造使徒,是为了对抗深渊么?”林雪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珊多拉略一思考便点点头:“虽然已经没有直接的记录,但考虑到我们的记忆库初始记忆就是和深渊作战的资料,这应该就是当年的真相了。我们是为了和深渊对抗而被创造出来的,或许应该被称作战争兵器。但没人知道为什么创造者要做到这种程度:他们完全用‘使徒’替代了自己的位置,把自己的整个文明都拱手相让……他们是凡人种族,却创造出使徒这种能向神的方向进化的生命,这让我们感觉难以理解。关于创造者的研究在整个旧帝国时代一直没有中断,但直到帝国崩溃,这项研究也没有任何进展,到新帝国时期更是成了根本不可能开展的项目。”

    “关于原体的记载也是差不多的状态,”奥蕾莉亚接着说道,“原体和创造者基本上处于同一个年代。我们一直猜测,在原体最初诞生的一段时间里。他们甚至可能和创造者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或许创造者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对原体进行了最后的完善和修改,但后来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理解这些飞速自我完善的超级生命,便选择了离开——这都是学者们的猜测。在创造者完全消失之后,原体就成了希灵文明的继任者。他们持续搜寻深渊踪迹,四处征战,并且依照最初的指令:进化,变强,消灭深渊这三准则。不断发展,不择手段地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发生过数次几乎导致文明断代的灾难,关于他们的记载也在那些超级战役中断断续续。但每次灾难都未能击败原体,他们无视一切阻碍地进化着,定制自己的生命形态,占领一切能给他们带来价值的地方,然后根据当地环境再次进化。最终,出现了‘支族’这种继‘原体’之后,再次让整个希灵文明翻天覆地改变的事物。单一进化的原体被支族取代了,原体们根据种族需要把自己分割成数个群体。每个群体都朝着固定的功能进行‘用进废退’式的改造。最初的原体是全面的,创造者们把他们的所有种族天赋都整合在原体中,让他们拥有种类繁多的战斗模式,但支族选择摒弃这种杂而不精的路线,重新回到创造者那样专长分化的状态,并且做的更加彻底——装甲蝎、渡鸦、重装大兵等等以族种决定兵种的使徒成批出现,开启了支族的时代。在这之后的历史才是数据库中明确的资料,而关于原体的记载,基本上就和我的讲述一样,近似于故事。”

    奥蕾莉亚说完了,我和林雪站在那名“原体”身旁,静静地看着后者简单原始的幽能零件:“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出现在你们面前的原体,是么?”

    奥蕾莉亚、塔维尔和珊多拉无声地点点头。

    “梅洛瓦人为什么会知道原体存在?”我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你们曾经和自己的附庸种族讲过关于原体的事情?应该不可能吧。”

    “梅洛瓦人可能是从他们窃取的某些帝国设备里找到了原体的记录,”奥蕾莉亚说道,“在清点天界都市物资的时候,我们发现遗失的设施里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科研设施,梅洛瓦人从那些资料里知道原体的事情也不奇怪。”

    “那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梅洛瓦人要原体有什么用?”这次就连林大先知都一头雾水的样子,她摊开手环视我们每一个人,“他们也想制造原体?这有可能么?”

    林雪一句话让我心中微震,本能地感觉这位先知可能不小心又接触了真相,但奥蕾莉亚随即做出了否定:“毫无意义,复制原体毫无意义,这太明显了,用我们如今的眼光看,原体其实也就比战争傀儡强点有限。梅洛瓦人不是傻子,即使他们得到原体。从原体本身的身体架构上,即便研究到极限,他们也只能原样复制出一个战争傀儡来:因为更多更深层的知识是无法从原体本身得到的,那些创造之初的资料,都已经随着创造者的消亡而遗失了。更何况即使梅洛瓦人复制出和现代使徒一样的躯体,也不过能制造出一群超级士兵而已。我对那个种族多少有些了解,他们崇尚力量,而且因自己的古老资历而自视甚高,因此,他们也必然有着符合他们心性的野心,他们在追求的……恐怕是更大的东西。”

    “比如……”我想了想,“他们也想成为希灵使徒?”

    现场安静下来,然后过了几秒钟,珊多拉竟然露出了笑容:“因为神灭亡了,当日的仆人便想自己也坐上神坛么……这倒确实是个有趣的野心。”

    “我只是个猜测,”我摊开手,“不过奥蕾莉亚也说了,从原体身上研究到极限,也只能复制出战争傀儡,想当年创造原体所用到的核心技术只有创造者才知道,梅洛瓦人的野心恐怕也永远只能是野心了。”

    “有这份野心,还有他们为此做出的举动,”珊多拉眯起眼睛,“已经其罪可诛。”

    ff37;03c9;30fb;;off4d; ff55;247b;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吉林.为您提供希灵帝国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